シェン一

→魚叔/魚五岁←
称呼随意❤️感谢光顾主页咳💦
目前混凹凸/小英雄/阿松√
我永远喜欢安迷修雷狮和上鸣电气😭
安雷一カラ潔癖(除了这两个不逆其他都算是个杂食派)

【安雷】马宝莉究竟是哪里来的狐狸精?

*学pa安雷短文(虽然我觉得这比较像段子)
*墨者写作真香我以后再一次性写5000我自杀
*写到后面已经没有用脑子写文了
*标题是用jio想的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虽然梗是天导老师提供的但是我好像没写出来我剖腹谢罪噫呜呜噫意念艾特一下天导老师我太丢人了
【如果能够接受就看下去叭😭😭😭】

夏季的阳光总是非常毒辣,甚至没有哪位女孩子敢不带伞上街,街头篮球场里的安迷修拍着篮球,眼睛死死地盯着雷狮的一举一动,试图看穿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雷狮被热的一身热汗,但是也做好了防守的姿势,他向来都是一个不愿服输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他最讨厌的安迷修。

  安迷修先是做出了一个向左的假动作,趁着雷狮往左防御试图从雷狮右边突破防守。

  但是安迷修突破失败了,雷狮看透了他所有的动作,抢过他手中橘黄色的篮球快速往前冲,顿住,跳跃。

  三分球。

  “我赢了。”雷狮对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看来高三的篮球队队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安迷修擦了擦脸上的汗,好脾气的去把篮球捡回来:“高三的学业总是繁忙的,我也该准备高考了,也没什么时间打球了。”

  “更何况,现在篮球队的队长,是你啊。”安迷修抱着篮球说道,“走吧,愿赌服输,我请你吃东西。”

  “你想吃什么?”

  “天气有点热了,我想吃哈根达斯。”雷狮脱下校服外套拴在自己的腰上,被拴在腰上的校服勾勒出他纤细的腰线,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无袖紧身衣,紧身衣被汗水沁湿,在阳光的照射下雷狮的上身仿佛在发光一般。

  路过的女孩子们看见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发出小声的尖叫。

  安迷修微微脸红的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雷狮见此对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无语的表情,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安迷修听了吓了一跳:“你还真的是不避嫌呢,宰自己的学长就真的这么让你感到愉悦吗?”

  雷狮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伸出手来勾住安迷修的脖子说道:“怎么?学长你难道反悔了?”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安迷修严肃着一张脸对着雷狮说,“换成喵喵碎冰冰好不好。”

  “一份哈根达斯换一根喵喵碎冰冰我觉得有点吃亏啊。”雷狮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作思考状,然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十分阳光明媚的笑容,“这样吧,学长你答应我以后每天都陪我打一场篮球我就同意这场不公平的交易怎么样?”

  “我觉得这样对我也挺不公平的。”安迷修说,“我还要复习呢,一个月一次。”

  “一天两次。”

  安迷修试图反抗:“半个月一次。”

  雷狮眯起了眼:“一天三次。”

  安迷修做着最后的挣扎:“一星期一次,真的不能再多了,我还要高考啊!!!”

  “成交!”雷狮快速答应,还露出了一副我是受害者我很委屈我好可怜的模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身为学弟也要懂得尊重学长的意见嘛对不对。那就一个星期一次吧。”

  安迷修:你知道学弟应该尊重学长的意见那你为什么不能从一开始就不要这么为难我呢。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从篮球场边的长椅上拿起自己的书包就准备带着雷狮去吃冰。

  天气这么炎热,吃点凉的肯定会舒服很多。

  安迷修在小商铺里挑选了两根口味不一样的喵喵碎冰冰走了出来,就看见雷狮站在树荫下戴着耳机插着裤包听着歌的模样。

  黑发少年就这样站在树荫下,肤色在阳光的照射和黑发对比的作用下白皙的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美人一般,零零碎碎的黑发间露出的白色耳机线从少年的耳边穿过黑色紧身衣和腰间的校服进入少年的黑色运动裤,树荫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剩下的一小部分光斑照射在少年迷人的五官上,细长浓密的睫毛像蒲扇一般在少年眼下留下一片阴影,紫色的眸子穿过重重人海凝视着这边,少年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西安,安迷修仿佛看到了随着少年的笑而若隐若现的一颗虎牙。

  诶等会,雷狮正看着这边啊。

  安迷修顿时反应了过来,对于自己居然会看着雷狮发呆表示迷惑,摇了摇头向雷狮走去。

  雷狮取下耳机对安迷修打趣道:“我是不是特别帅啊安迷修,你站在那门口傻盯着我做什么啊?爱上我了?抱歉啊本大爷可是直男承受不起你的爱……”

  “好巧我也是直男。”安迷修冷着脸内心小小的嫌弃上帝给了雷狮一张完美的脸却配了这么恶劣的性格,可惜雷狮是个男孩子,“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我就随便买了。可乐味和葡萄味你选一个。”

  “嗯……”雷狮思考了一下,说,“就不能两根都给我吗?”

  “你想的倒是美。”安迷修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不热啊?”

  “抱歉抱歉,没想到圣人一般的安迷修学长居然也会感受到炎热。”雷狮特别没有诚意的向安迷修道歉,“给我可乐味吧。”

  “来来来老板,这是您要的货。”安迷修从塑料袋里取出可乐味的喵喵碎冰冰用着浮夸的演技跟雷狮彪戏,“您清点一下。”

  雷狮的眼神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

  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神傻了一下,就被雷狮的动作吓到了。

  雷狮突然抱住了安迷修,亲昵的在他耳边蹭了蹭,搞得安迷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在安迷修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他听见了雷狮的低语:“你是新来的吧,动作小心点。”

  “看见了吗,对面书店门口那个黄发大傻个,我见过他。”雷狮小声说道,“是条子。”

  安迷修的表情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他也学着雷狮低声问道:“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老板。”

  “别慌,听我的。”雷狮说,“现在,对,就现在,抱住我的腰。”

  安迷修听从的搂住了雷狮的细腰,指尖触碰到雷狮腰部的肌肤时雷狮轻微的颤了一下,安迷修没有注意,配合的问道:“这样吗?现在呢?”

  “你,呃,你别碰那里……”

  “啊?不碰这里碰哪里啊老板?这不是你让我搂着你的腰吗?”安迷修一脸迷茫,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问,“啊,难道老板你……怕痒?”

  “狗屁。”雷狮咬牙切齿的说,“老子是谁啊,不就是点痒痒肉,这都忍不住我还当个屁的老大。”

  安迷修了然,暗笑了一下,附和的说点了点头赞同雷狮的发言。

  “现在,穿过我的校服,把东西放进我的裤包里。”雷狮说,“快,他等会就看过来了,你动作快一点!”

  安迷修的手在雷狮的腰部交叉着从雷狮拴着的校服那往下摸索着,宽大的手掌一不小心触碰到了一片柔软的肉。

  然后安迷修耳边响起了雷狮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他妈的。不要乱摸。”

  “好的。对不起。”安迷修面瘫着一张脸假装不知道自己刚刚摸到了雷狮的屁股。话说雷狮的屁股好软……呸不是,雷狮这家伙吃的肉是不是都长在屁股这里了怎么这屁股肉这么多……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突然从安迷修耳边炸开,“老子说是让你别乱摸,你他妈是没有摸了,倒是开始掐了是吧?你还满意你所摸到的吗?嗯?”

  “咳,对不起。”安迷修把自己罪恶的手从雷狮柔软的臀部上挪开,往两边摸去。

  “嗯,对,就是那里。”雷狮指挥道,“悄悄的,扒开,慢慢放进去,不要急……”

  “啊……”

  冰凉的碎冰冰贴上雷狮腿部肌肤的那一瞬间雷狮惊叫了一声,刚反应过来雷狮就快速的把安迷修推开了。

  安迷修被雷狮推开显得特别惊讶,那双蓝绿色的眸子大睁,无辜的盯着雷狮,一眨一眨的,仿佛诉说着自己的迷茫与无助。

  “怎么啦?”

  雷狮捂住了自己的腿快速的把碎冰冰从自己的裤包里拿出来:“我靠凉死老子了!你他妈真放啊????”

  安迷修委屈: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嘤。

  不过随着雷狮仿佛被非礼了一般的声音,安迷修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和雷狮现在站在哪里。

  市中心。校门口。公交站。

  安迷修看见离自己最近的女孩子的那个眼神的时候就知道不对。

  完了。

  “我就知道安迷修学长性取向不对劲……”

  没有啊学妹我性取向很正常的啊……

  “我靠你们有没有看见安迷修学长和雷狮刚刚在干什么,卧槽光天化日之下亲亲我我黏黏糊糊不知廉耻的秀恩爱发狗粮……”

  学妹你想象力有点丰富我觉得我和雷狮并没有像你所说的那般亲亲我我黏黏糊糊不知廉耻的秀恩爱发狗粮……

  “雷狮刚刚的声音,嗯,我站安雷了。”

  谢谢这位美丽的小姐相信我是攻……不是啊我和雷狮真的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啊我俩都是直男啊……

  “脑内一万字小黄书已经完结了。我今天晚上写完作业就码出来发校园网,欢迎各位捧场。”

  等会?????我和雷狮不就演了会戏吗怎么在你心里我和雷狮已经为爱鼓掌了????

  安迷修听着女生们的闲言碎语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吐了半天发现雷狮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雷狮是gay……这样想着的安迷修悄悄的看了一眼雷狮发现他现在正和刚刚那个他口中的“黄发大傻个”相谈甚欢。

  “你们认识?”安迷修忍不住插了句嘴,雷狮好像反应过来了一般和安迷修介绍道,“哦这是我小弟,佩利。”

  “佩利,这个傻子是安迷修。”雷狮笑着说,“接下来这几天我们的篮球练习对象就是他了。”

  “好的老大!只要把球拿在手上对着他的脸……啊不是,对着那个有网的圈砸进去就可以了对吧!!!”

  安迷修情不自禁吐槽:这真的是打篮球不是打架吗。话说我不是只是答应了个一星期一次的篮球之约吗怎么就成对方的篮球练习对象了????

  “等,等会雷狮……”安迷修打断了雷狮和佩利的对话一脸迷茫的问,“篮球练习对象……是指?”

  “你不是答应了每星期和我打一次篮球吗?”雷狮歪了歪头,问,“难道你想赖账???想不到啊安迷修,你居然是这种不守信用的人……”

  “不是不是,篮球我当然会陪你打的。”安迷修赶紧开口制止了雷狮污蔑他人格清白的话,他现在还有疑问没有得到解决,“但是我没说当你们,的练习对象啊?”

  “哦这个啊,你放心吧。”雷狮对着安迷修笑,“我可是篮球队队长,我说啥就是啥!我说一绝对没有人敢说二!”

  “哪来的霸权主义???”安迷修都快被雷狮搞懵了,“我没有那么多精力一个一个的陪篮球队的人一场一场的打啊?”

  “谁说你要和篮球队的人一个一个的打了?”雷狮不满的眯起了眼,安迷修闻言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雷狮说。

  “是你陪我和我的队员打一场。”

  “放心吧,我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

  “每个星期你只需要打一场就够了。”

  “放心,机会难得,我可不会白白的放过你这个免费的劳动力。”

  安迷修目瞪口呆,仿佛是被雷狮说出来的不要脸发言给惊呆了。

  我。

  我。

  我日。

  “今天的篮球赛我打的很开心,有机会再来一次one on one啊。”雷狮对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超级好看的笑容,“安迷修学长。”

  看到这个笑容的那一瞬间,安迷修脑子一片空白。

  ……雷狮。

  长的真好看啊……

  等会,不是。安迷修猛地摇了摇头,想要把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然后安迷修猛地拍了拍自己俊俏的小脸蛋。自我催眠道。

  安迷修,撑住,你是直男。你要记住,你是直男。钢铁直男。你,安迷修,只会对小姐姐有兴趣,小姐姐那么好看,肤白貌美身娇体软,一百个雷狮都比不过一个美丽的小姐……啊,也不是,雷狮的皮肤很白,个子很高,腿也很长很直,他的脸长的也挺好看的,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但是雷狮他的屁股肉很多,很软……

  我靠。我刚刚在想什么。

  安迷修惊悚的抬起了头,盯着雷狮。

  雷狮被他盯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没问安迷修怎么回事就看见安迷修脸刷的一下白了然后转身离开。

  “他搞啥啊老大???怎么跟个傻子似的???”佩利看着安迷修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不着头脑,然后他就看见雷狮老大露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笑容。

  “上钩了。”

  跑远了的安迷修捂着自己的脸不愿承认自己心中歪的不能再歪的小树苗,但是那一瞬间安迷修脑子里全是雷狮的脸。

  高一的雷狮嚣张的冲他叫板,嚷嚷着“矮子当队长这个篮球队没有前途可言”然后被他用篮球打的不情愿的叫他队长。

  课间休息时躲在厕所里抽烟的雷狮坏笑着问他“要不要来一根”然后被他用骑士道和校规双重教育了一遍。

  雷雨交加的时候在一群撑着伞的人之中直直的站着淋雨的雷狮。

  发烧感冒被他发现还不愿好好休息硬是要练习的雷狮。

  ……许多许多的雷狮,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安迷修记在脑海里,那是安迷修抹不去也不舍得抹去的痕迹,那双紫色的眼睛仿佛伊甸园的苹果一般引诱着安迷修。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

  红着脸蹲了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吵的安迷修大脑当机。

  几分钟后,安迷修意识到了。

  “原来我……喜欢雷狮……啊……”

  

  

  
————————心机boy狮狮的单箭头——————

  “我靠你说我穿白衬衫被雨水这么一淋四舍五入不就是脱光了站在安迷修面前任他欣赏吗!他居然对我说小心遭报应????傻逼啊他???”

  “我靠安迷修为什么敢直接抱着我在我耳朵旁边说悄悄话????他声音有多好听他心里是不是没有一点逼数???日啊老子他妈的差点社保好吗??????”

  “卡米尔你说我如果要把安迷修掰弯,成功率有几成?”

  “卡米尔卡米尔安迷修他借我毛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正常男生哪有借同龄人毛巾用的啊他肯定暗恋老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我今天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居然跟我说他特别喜欢小马宝莉!!!!马宝莉是谁!!!!我要在五分之内知道那个狐狸精的所有信息!!!!”

  “啊?小马宝莉?动画片?我靠安迷修怎么那么幼稚……那么大的人了都快成年了还喜欢看动画片丢不丢人啊……咳,还,还挺可爱的,反差萌好啊……”

  “卡米尔卡米尔安迷修答应我明天跟我来一场双人约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天不负有心人这傻逼脑子终于开窍了不容易啊……”

  “我靠。卡米尔。气死我了。我跟他说我要去一个能让我们俩兴奋的地方你知道他带我去哪里吗???我靠他居然带我去篮球场打篮球!!!!!我杀他妈的老子怎么看上这种钢铁直男!!!!!”

  “卡米尔,如果今天安迷修还是没有被我掰弯怎么办,我是不是真的应该放弃他?”

  “我就不信了。他妈的他都牵老子手了他如果还是直男我他妈被雷电死!!!!”

  “卡米尔,安迷修今天好像被我掰弯了。”

  “卡卡卡卡卡卡米尔,安迷修跟我告白了我靠怎怎怎怎怎么办!!!!!我怕我说了啥奇怪的话我就跟他说明天给他答复了我该怎么回复他!!!!”

  “安迷修和我在一起了。”

  “我,雷狮。终于。把这个直男。掰弯了。”

  

  

  

  ——end——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