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ェン一

→魚叔/魚五岁←
称呼随意❤️感谢光顾主页咳💦
目前混凹凸/小英雄/阿松√
我永远喜欢安迷修雷狮和上鸣电气😭
安雷一カラ潔癖(除了这两个不逆其他都算是个杂食派)

【安雷】Perilla frutescens 01

别想了短时间内我是写不出第二章的(ntm)
顺便夸夸缄犬| ू•ૅω•́)ᵎᵎᵎ我等了好久的美丽雷雷终于即将登场嘻嘻嘻

CO₂犬:

#cp真的是安雷别被剧情带偏了。


=无辜处男被认错性别的Alpha安x老谋深算拐安结果坑害自己的Beta雷。


=是个很久以前就有计划和鱼さん(@シェン一 )联文的沙雕了。


=别被标题迷惑,是沙雕,快跑!


=无大纲仅爽剧情,同时ooc。假的ABO和学pa。


总之感谢。敬礼。




(01)


  那个时候的天气很闷,太阳很大,雷狮不喜欢这种天气。——除了脑子发涨的运动少年谁都不会想要在这种太阳直射大地的情况下在操场上挥洒汗水,甚至还任由自己的皮肤暴露在紫外线下黑了七八度。在宿舍里吹着电风扇不知想些什么发呆等自己手机返厂维修完成的时间总是很漫长,下午的国文课无趣的令人打不起精神。是中午的时候,才相识一个星期的雷狮甚至没能记住他们名字和与自己比起来毫无特色的脸的舍友们却一致丢下孤单可怜的自己都不知道各自到哪里消遣去了,空调大白天的学校就算是这样闷热的夏日中午也不给开,挂在墙上盖个白色的大塑料袋当个摆设似的。雷狮盘坐在自己下铺的室友的床铺上无聊的用指关节有节奏的叩打着木制的竹席,愣是敲出了一些有板有眼的节奏。他回想着自己最喜欢的摇滚乐队的新曲子,就闭着眼睛跟着自己的记忆,磕磕绊绊的忘词便糊着音愣是能哼起一首有模有样的流行歌来。自娱自乐的自己心理的燥热也有点消退。


  「叩叩叩」


  有点像年代久远的电脑版腾○上消息提示的声音,雷狮早就关掉了提示音很久没听过这种声音有些怀念了起来。条件反射的睁开眼睛去寻找自己的手提电脑,却发现没有电脑并突然想起那自己忘了偷偷的带出来了。雷狮可是为了混淆父母和家庭教师的视线,还以不知道放哪了的理由,正藏在自己家独栋别墅的自己的大卧室棕色衣柜靠右第四格一大堆崭新的行李箱和书包其中,是那个自己最喜欢但是因为一次不小心刮坏了图案上面还印着星星图案撒着绚丽的亮粉的打行李箱和另一个纯黑色印着些烫金的无趣英文单词小行李箱这两者之间。因为手提电脑的外包也是纯黑色的,所以并不容易被发现。来例行清扫卫生的保姆这么多天来来回整理了衣柜了不下二十次都没有发现,更何况戴着近视眼镜的父亲根本不愿意跨足自己卧室声称“给你自我空间”的父亲和匆匆忙忙还带有很多工作听说又要去国外分公司出差的母亲了。


  总之是一定不是电脑腾○的那种消息提示音了。那么唯一的声响来源只有自己宿舍的木制门,被雷狮以“你们不带我去玩也没什么等你们回来了也别想进宿舍”这样被自己称为“海盗法则”的原则而带有很多恶意的锁上了门。并且雷狮也不喜欢阳光直射进来,并且灰尘还在自己眼前得意的乱窜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令人不舒服。甚至为此雷狮连唯一那个小窗户的窗帘也拉的细致到一条缝都没留下,但还是经不是暗色的布料透过些许光来令人苦恼,像在太阳天没有太阳伞只能撑雨伞的感觉。敲门声之后寂静了一会又试探性的重新响起。没有钥匙插入孔金属碰撞明显的声音,所以一定不是自己的室友(更何况他们怎么可能这么早回来),门外的人仍然不离不舍的。




  “你好——我是学生会的,来送新学期开始的必备日常用品。”




  门外的学生会长纳闷,这是他碰到的第一个锁门的宿舍,但为什么这个宿舍会锁门他心里有个大概。在αβ混合宿舍一般除了带了自己的恋人来进行生理需求活动违反了校纪胆大包天的人,除了夜晚时间防盗防宿管大妈(宿管有钥匙的。当然了甚至有的就算是夜晚时间也不锁门结果被夜查宿管大妈抓个正着)都不怎么会锁门,毕竟是性格普遍有些大大咧咧的Alpha。安迷修是按照指导主任的嘱托来配发必备的阿尔法发情必备抑制剂的,学校虽然允许自由恋爱但是在宿舍进行污秽之事是绝对不可以的。安迷修作为一个似乎活的有点像贝塔但目前看来一切都正常的男性阿尔法尽管以自己α大概很灵敏的鼻子在门缝嗅不到一点信息素泄露的味道,但还是有点担心自己新来的学弟学妹一下子就在这个充满温暖的地方还没干感受到温暖就受到冰冷的处分。


  更何况说不定是两个β呢!Beta可是毫无信息素可言的。


  想到这里安迷修就有点担心,有点担心敲门的频率就变大了些。敲门的频率大些振幅也大了些,导致响度就有点过大了。门是超里开的,安迷修先是看到里面过于暗了似乎拉上了窗帘,并且感受到了内头因为与世隔绝太久而传出来的明显与外界温度不一样的清凉微风;还有电风扇吹着风坚持不懈不辞辛劳的摇摆着扇叶的声音。有哪个大一新生会不开灯在宿舍还锁上了门也不用手机的?日头正好的五好青年学生会长安迷修觉得自己先前的猜测太正确了。只是没有闻到信息素也没有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无法证实而已,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一定是Beta!他对自己猜测的准确性有些莫名的得意,再次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朝里看的视线被挡住了。那人弯了弯身子靠在门檐上,动作是不耐烦的环着胳膊。这完全挡住了安迷修的目光,那人把手伸到安迷修面前摇了摇把安迷修的视线拉回,声音好听是好听但带着倦意的沙哑和不耐烦:




  “学生会的?你不会敲开本大爷宿舍的门就是来偷窥内室的吧?”




  雷狮确实有些愠怒的,本来被隔绝在门外的聒噪蝉鸣和异样高的气温一下子闯了进来扑了他满怀,让他好不容易静下来一点的心理又烦躁起来。并且这个矮了他快十公分的人还低着头直往里瞅就是不说一句话,雷狮只好采取了一点行动抵挡住了他的视线。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迷糊不清的又补了一句问句,终于听到了对方从第一次敲开他门的话之后的第二句的发言。


  “我是来送Alpha抑制剂的,同学,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纵欲过度了。”声音比起隔着门传来的清晰了多,是可以拐女孩子的清爽类型并且自己也有点熟悉。只是这话雷狮听起来有点奇怪,雷狮不打算先以他的声音来下定义。毕竟声音好的估计相貌就不怎么美观了,雷狮没好气的打发了这个好心人:“我们不是贫困户都有现金买这玩意,更何况我根本用..不上。”


  雷狮打了个哈欠之后揉了揉自己有些泛起泪花的眼睛,略微睁开眼睛就有点说不上话,他已经打算收回自己的前言并且觉得自己打自己脸打的有点肿。在外贸的衬托下这个学生会来的人比自己矮了小半个额头在雷狮眼里也是很可爱了——五官是自己喜欢的那样很端正;带着浅浅的令人能心神平静下来的温柔的笑;漂亮的祖母绿色的眼睛眯成月牙。他轻微的仰着头看着自己,觉得声音熟悉因为是有点印象的开学典礼上给发言的学生会长,那个时候的雷狮并没有认真听他的演讲,并且因为身高站在后排,看向会长的时候只有匆匆应付老师的几眼纵使雷狮视力再好,也没法通过瞥几眼就看到远在主席台的人的五官。总之凑近来看,这是雷狮喜欢的颜,身上的味道很干净清爽的,是个和自己一样的Beta的样子。


  “有点保险总是好的,请同学你收下。”


  雷狮发觉过来自己已经迷迷糊糊的答应了,手上拿着白色的包装盒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有些手足无措的。最后雷狮还是随便塞在了哪个室友的枕头下抛了个黑锅一了百了,学生会长去其他的宿舍以和刚才一样的礼貌微笑派发这个抑制剂了。雷狮在莫名有些嫉妒的同时,才发觉过来没问人家的名字,又碍于面子的踌躇在原地。好半天雷狮才如梦初醒的,结果估计学生会长都要离开这栋楼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去找自己的手机,他想告诉自己最好最亲的弟弟卡米尔这个天大的消息并且给他打好预防针,对于未来嫂子的感觉。雷狮智商不低,安迷修的照片在论坛置顶帖就能找到。


  同时雷狮才又僵在原地了,他的手机不在上个星期也不在下个星期恰好这个星期返厂维修了。




  对人第一印象全靠脸的雷狮好像是初次恋爱了,在这个聒噪烦闷他所不喜欢的十八岁夏天。并且还没有最亲的人可以给予倾诉,雷狮有一个痛的觉悟——自己以后坏了手机再也不返厂了,重新买换一个才是好的。他家大业大又不是花不起买手机的这个钱,只要下次随随便便的在下次周考拿个前五便可以随随便便的拿到一个新手机。


  虽然现在之前重点高中不同是在重点大学但也只是改了两个字不是什么难事不是?雷狮这么认为着。


Tbc-


  下章在鱼那。



评论

热度(7)

  1. シェン一CO₂犬 转载了此文字
    别想了短时间内我是写不出第二章的(ntm)顺便夸夸缄犬| ू•ૅω•́)ᵎᵎᵎ我等了好久的美丽雷雷终...